农村留守妇女自述:抵抗不过的生理的渴求

IT新视野 13 0
广告

农村留守妇女自述:抵抗不过的生理的渴求

春节之后,惠美的丈夫又要外出打工。惠美着实是不情愿与丈夫两地分居。丈夫在外打工两年,二十多岁的惠美和丈夫在一起的时间还不到一个月,惠美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丈夫再出去打工,但拗但是丈夫的坚持,惠美只得继续留在家里独守空屋。

农村留守妇女自述:抵抗不过的生理的渴求-第1张图片-IT新视野

就在这一年,一直深信自己能对丈夫忠贞不渝的惠美竟然反抗但是心理的渴求,与王小帅越过了情绪的红线。

农村留守妇女自述:抵抗不过的生理的渴求-第2张图片-IT新视野

这年秋天,王小帅帮惠美犁地。天色还非常燥热,惠美上身只穿着一件红花衬衣,胀鼓鼓的胸脯把那件衬衣撑得要裂开似的,女人身上特有的气息时时飘过来,引得用心干活的王小帅心里一阵阵躁动。

农村留守妇女自述:抵抗不过的生理的渴求-第3张图片-IT新视野

两人干得有些累了,惠美让王小帅坐在地边树荫下休息一会,她端起一碗凉开水递到王小帅的嘴边。王小帅接过碗,咕嘟咕嘟喝下去,抹了一把嘴,眼睛 直直地看着惠美。

农村留守妇女自述:抵抗不过的生理的渴求-第4张图片-IT新视野

惠美随手拿起毛巾递给王小帅擦汗,不料,王小帅一把抓住惠美的手,呼吸一会儿粗重起来,惠美惊悸中想抽出手,但王小帅越抓越紧。惠美在周 善现急促的呼吸中感到一阵阵眩晕,她终究无力地倒在了王小帅的怀中……

大山里,两个情感落寞的人像火山发作一般,不行遏制地融在了一起。

抱歉,评论功能暂时关闭!